世上沒有一百分的父母,用同理心交換批評可以嗎?

當父母的壓力很大,旁人能否以理解代替論斷?
回到頁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