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A i'm
219 views

【POPAi'm –有妳,使我更想活著】 # 89 文思

Oct 13, 2017

文思(孫女,4歲)

 

 「人生七十古來稀,能走到這個年頭,其實已經好滿足。人生歷練了甘甜酸辣,仔女都已經30多歲,有自己的家庭,亦好孝順,老來的生活可謂十分美滿。我一直以為要是生命在這裏走到盡頭,我也不會有半點遺憾了。但自從孫女出生後,方才發現原來我還有很多的掛牽。

 

我20多歲從大陸偷渡來港,壯年時只懂努力拼搏工作,湊仔女的責任就留給了太太。縱然,我也愛我的兩個孩子,但他們的成長片段,在我的腦海裏卻十分零碎。他們什麼時候學懂說話,什麼時候學會自己食飯,什麼時候會自己上廁所,也許我並不在場,也許是我記不清楚,但當我拼盡力,想把這珍貴回憶從腦海中找出來,它們始終沒有蹤影!

 

孫女兒在我退休五年後,來到我的世界,自私一點的想法——也許是上天為了補償我的遺憾。退休後,我能夠全心全意的照顧她,每天看着她成長。她,就像天使,把我腦海中嬰孩成長的零碎片段,給一點點的串連起來。那八個月,就是我退休後最精彩的生活,更是我人生中最不可或缺的一節。

 

不過,上天最喜歡開玩笑,原本以為可以看着孫女成長,看着她第一次在台上表演,看着她大學畢業,甚至看着她穿上白紗完成她的婚禮。可是,末期癌症的惡耗,把一切都轉變了。

 

我,由一個照顧者變成了家庭的負累。為了照顧我這病人,太太亦只好放棄照顧這孫女兒;仔仔不得不暫時把孫女兒交由工人照顧。心裏的難受比接受化療後的身體痛楚更加苦。幸好,家人對我十分支持!

 

完成化療後,身體逐漸好轉,最開心就是我還有機會看見孫女兒上幼稚園,每天送她返學,看着她一日比一日進步。我是多麼期待,她有一天終於能拿起一支筆開始畫畫。原來,我對畫畫這興趣念念不忘。偷渡來港後五十多個年頭,我沒有拿起過畫筆,畫過一幅水墨畫,生活早就把我的興趣給完完全全的蠶食了。但自從患病後,我更想把我的興趣承傳給我的孫女兒,因為我已錯過了傳授給子女的機會。一邊湊著孫女兒,一邊重練水墨畫,直至一天,水墨畫變得十分模糊,就連孫女兒的容貌也變得十分模糊。

 

原來,癌細胞竟然可以走到你的眼睛,再奪走你的光明。

 

『爺爺,你快啲返黎送我返學啦,我好掛住你呀!』再次回到醫院,我不准兒子帶她來探我,因為我不想她看到我的病容,我想她記住健健康康的我。『爺爺都好掛住你呀!會好快返黎送妳返學㗎啦!』在這冷冰冰的醫院裡,在眼睛已看不見,只有黑漆漆的日子,這些錄音就像暖爐一樣,溫暖着我的身,照亮着我的心。

 

要兒子強忍着淚眼,為我筆錄這篇我口述的文章,為的是希望孫女兒在我真的要走之後,也能得知爺爺曾經付出過千分努力去活着,以後遇上難題,她亦可以這「爺爺精神」去努力向前進發。

 

再次回到病床上的我,再次要家人照顧着的我,再次成為家人負累的我,並不會放棄這場抗癌的戰役。因為,我還希望看得到孫女兒的成長。」

 

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Keywords
y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