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A i'm
121 views

【POPA i'm】#65 - 何美儀

Mar 16, 2017

何美儀 (大仔20 歲、二仔17歲、細仔13歲)

 

「五年前,小兒子唸小三的時候,學校在全無解釋的情況下,派發了一些模擬TSA(全港系統性評估)的功課。那些功課的程度遠超兒子能力所及,即使我每天從旁指導,他還是要犧牲踢球和玩樂時間才能勉強完成。後來,我發現不單兒子有這個困難,他身邊的同學也幾乎無人能獨自完成這類家課。一再查問下,原來其他學校的情況更嚴重,不但有專為操練TSA而設的補課,連整個教學模式都TSA化,例如小一、小二的書單上包括類似TSA的補充練習、或訓練孩子閱讀文章時不先去理解內容,而是首先看下面的問題,再從文中找答案。那完全偏離了閱讀的本意,亦違背了教學的原則,大量、艱深而澀悶的操練更為同學、家長和老師徒添壓力。

 

那年,我在網上發起了TSA關注組,透過問卷調查、舉辦講座、研討會、新聞發佈會等,引起公眾的關注,亦約見教育局反映意見。爭取接近四年,當局終於在去年初允許九成學校停考一年,但很快又於年底倡議全港小學於今年復考。

 

其實,整個教育制度的異化環環相扣,中學文憑試(DSE)因為一試定生死令很多家長非常注重孩子是否能入讀成績好的中學,而由於升中派位和小學的整體成績掛鉤,家長又希望及早把孩子送去一間派位成績亮麗的小學,結果是幼稚園生也被迫過早接受種種的操練。這種應試文化徹底地貫穿孩子的學習生涯。如果要作出改變,我認為一定要從制度入手,而小三TSA正好卡在基礎教育的首階段,取消這個評核除了即時讓學校和家庭鬆一口氣外,亦有象徵性的意義,代表當局有決心去把扭曲的教育納回正軌。

 

這幾年間,我接觸不少家長,對於傳媒往往把怪獸家長塑造成主流,我有保留。其實,支持愉快學習為先,學術成績為次的家長大有人在;但面對因制度而衍生的操練文化,多數家長只能無奈接受。作為教育的重要持份者,家長的意見應該受到重視,可現時整個教育機制裡,都沒有一個位置讓家長去發聲;極其量只能像我,或其他在網上發起群組的家長一樣,在體制外大聲疾呼。

 

五年過去,兒子長大了,但他只是升了班,轉了校,以考測主導的教學並沒改變。教育對孩子影響深遠,我實在不忍心再見到孩子寶貴的光陰,白白浪費在無謂的操練及永無止境的比拼上。我和一班同路人,現正籌組一個家長組織,就教育政策發表意見,共謀行動策略。登記加入的家長人數愈多,我們的聲音就愈有代表性。希望各位家長們都可以踏出這一步,一起為孩子締造更美好的學習環境。(團結家長力量表格: https://goo.gl/yuiLwg)」

Keywords
y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