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Articles
290 views

也許是我們還未找對方法

Aug 31, 2017

這故事的主角其實不是我和我的孩子,但很想分享朋友的這則故事。

 

「我該怎麼辦?這孩子快把我逼瘋了!」一年前,Julia和我坐在咖啡店裡,抓狂地向我大吐苦水。她是我的死黨好友,有一兒一女,她口中快把她逼瘋的就是她的大女兒。

 

她曾帶著一雙兒女來我家玩。這兩姊弟與其他家庭由家姐照顧弟弟不同,弟弟每拿起一個玩具,姐姐都立即搶走,如果弟弟哭了,她無動於衷;如果弟弟想搶回玩具,她立即一腳踢過去,看得我目瞪口呆。

 

回到一年前的咖啡店,Julia拿出手機,給我看了一段短片。一位外籍老師正和小朋友玩遊戲,大伙兒熱烈地圍在他身邊。鏡頭慢慢轉到教室後方,姐姐出現了!她趴在地上,一個人沿著牆,從一邊爬到另一邊,對老師和小朋友們的遊戲絲毫不感興趣,對玩遊戲的聲音也充耳不聞,直到發現鏡頭在拍她了,她對著鏡頭開心一笑,又回頭繼續她的爬行運動。Julia告訴我,這是幼稚園老師發給她的。

 

「這是ADHD,醫生說的。」Julia沮喪地說,「像這樣的情形每時每刻都在發生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。前幾個月,她說想學溜冰,我就給她報了幼兒溜冰班,可是教練帶著小朋友們推著椅子向前滑,只有她推著椅子向後滑;教練說什麼,她都好像沒有聽進去,完全不聽指令,學習進度也完全跟不上。」

 

當時我不知道要怎樣安慰Julia,我女兒比她女兒還小,而且我發現我女兒也會一邊看電視,一邊看書,還一邊砌積木,結果電視和書裡說的什麼她都不知道,積木也是砌得一塌糊塗。我好害怕我女兒也是ADHD。

 

直到前幾天,Julia帶著女兒和我一起吃晚飯。起初,她女兒不停地打斷我們的談話。過了一陣子,我突然感覺旁邊好安靜,轉過頭一看,發現她正聚精會神地摺餐巾紙,摺出了花草,還有小動物。我問Julia:「你看,她現在不是很專注的?」Julia輕輕地說:「我也不懂。有時她還是出各種狀況,但是有時她又非常專注。所以我也很疑惑。」

 

我們又談到學溜冰一事。Julia說初級課程一共有三班,她女兒三班都上過,更分別被三位教練勸退,他們都不願意再教她,又認為以她的進步速度和學習態度,是學不好溜冰的。Julia幾乎要崩潰。只是第三位教練半開玩笑地說:「還有一個辦法,你去問問中級班的老師願不願意教,如果她同意,就直接讓她上中級班吧!」教練也許是在諷刺他們,一個初級課程都學不好的學生,去中級課程怎麼能學好?可是小人兒就是無論如何都不肯退課,Julia只好去找中級課程的教練。這位女教練面容姣好,身材勻稱,說起話來溫柔而有力,小人兒看到她就開心地笑得眼睛都瞇成了兩道彎。她想了想,同意讓孩子試試看。

 

在第一節課開始前,教練先打開音樂,自己跳了一段給學員看。第一次現場看到專業的女子花式溜冰,教練的身影隨著音樂在冰面上旋轉、跳躍、奔騰,Julia看呆了,她的女兒也看呆了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這孩子好像突然醒悟了一般。從此以後,她一改往日我行我素的作風,專注、勤懇,不怕摔倒,不停練習,進步神速。一個初級班都學不好兼被三個教練排斥的不合格學生,現在已完全追上了中級課程進度,甚至被老師稱讚為很有藝術天份!

 

說到這裡,Julia問我:「你說,她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 

也許你的孩子曾經被醫生診斷為ADHD,也許你曾抱怨孩子有多「難教」,那你是否想過,也許改變一下方法,就能讓他成長得更加快樂自信。

y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