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Articles
239 views

沒有光環的痛

Mar 15, 2018

上回說到,沒完沒了的洗碗工作叫人崩潰,但厭惡性的家務又何止一樣?吸塵、拖地、洗廁所、抹廚房、洗熨衣服……通通都是重複刻板的苦活。我到底怎會把這些都攬上身呢?

 

別誤會,我絕不是那種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;相反,父母從小訓練我做家務,才八歲,我已經會拖地抹窗,十歲時弟弟出世,我有份幫手餵奶換片。上大學之後我入住宿舍,後來出國留學,照顧自己不成問題。我考量過,外傭滿約時,大仔六歲,細女四歲,最困身的時間已過去,沒有家傭,只是忙一點,累一點而已。

 

唉,或許我錯了。

 

家傭走後一星期,我的姆指和食指已經開始麻痺發痛,大概是一下子密密拿菜刀和碗碟等重物,沉睡多時的小肌肉不勝負荷。過了一陣子,手指強壯起來,便輪到皮膚。家務令雙手長期濕水和接觸清潔劑,刺激得皮膚又乾又痕,紅腫脫皮,要不斷塗藥膏才能繼續工作。再過幾星期,輪到膝蓋,蹲下和站起時都覺得酸痛無力,要像老太婆那樣慢動作上落才行。當我已經沮喪無比的時侯,連腰骨也失守了,夜裡躺下來腰部隱隱作痛,無法伸直,非把身體卷曲才能入睡。

 

顯然,我評估自己的能力時,並沒有把家庭人數和自身年紀的增長計算在內。在孩子出世前,倆口子吃得簡單,用得企理。那時我們在家的活動是看看書打打機,入廚是浪漫,一起洗碗是情趣;懶得煮的話,在外面吃就是了。怎會像現在?一日三餐,一星期至少六天即差不多廿餐都在家吃;二人的家最髒不過是鋪滿塵埃;現在的地板除了玩具紙碎鉛筆碎擦膠碎外,還有飯菜碎、倒瀉了的果汁、踩扁了的泥膠、漏出的白膠漿、不能輕易擦掉的筆痕……種類之繁多及奇形,不能盡錄。總之,單單是煮食和清潔都能把人逼瘋,還未計湊孩子時遇到的困難,例如辛辛苦苦煮好一頓飯,他一口也不吃,還不小心把整碗飯砸在地上!

 

經歷這些日子,我由衷的感激以前的家傭姐姐,她扛上了家裡一切的粗重功夫。當我默默地承受身體各處傷患時,竟然覺得二十小時的陣痛也沒什麼了不起。起碼,那個痛賜予母親頭上一個光環,被千秋歌頌;因家務而勞損了的身體,又有誰會多望一眼?我好歹也可以向丈夫撒撒嬌,得到一點慰問,但家傭們呢?我真為自己過去的冷漠感到難堪。停用姐姐後的第一個收穫,是重拾同理心。

 

家傭走了,我不但苦了身,也累了心,下回再談。


作者:語冰,育有一子一女,曾以為只要有愛就等於識做人阿媽,結果在育兒路上處處碰壁,被兩隻馬騮激到面容扭曲,極速衰老。痛定思痛,決定由頭學起,從書海中找答案,最後發現孩子就是最佳的學習對象。

 

圖片來源:Unsplash

y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