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A i'm
97 views

【POPAi'm — Shall We Talk?】 #86 西瓜冰

Sep 15, 2017

西瓜冰(補習老師,28歲)

 

「我是一間地區小型補習社的補習老師,雖然談不上是春風化雨,但這份工作仍帶給我莫大的滿足感。我有自己的獨立課室,其他老師的則在旁邊。其他教室紀律嚴明,學生都靜靜坐著,埋首忙著趕功課、溫默書;而我的那一間,則坐滿出名『奀皮』、『難搞』的學生,他們正隔著座位你一言、我一語交談,有些則在撒賴,喊著『唔想做功課』。點解?因為最難教的學生都被調到我這處來,而我們又很相處得來。

 

老師A是典型的嚴師,鼓勵操練;對著唔聽話的學生絕不手軟,罰企是等閒事;就連可以上多少次廁所也有嚴格規定。不難想像,學生都被他治得貼貼服服,課堂上從沒半點喧嘩。後來有幾個學生先後從那邊調來我這裡,紛紛向我告狀說老師A好惡,所以不喜歡他,不想再到他的班上。而這些曾經看似乖巧抵讚的學生,在我面前也終於露出活潑百厭的本相,每日都會主動跟我分享當日的經歷、自創的笑話或剛買的小食。

 

不過,並非個個都是『開籠雀』。記得暑假收了個被指『不聽話』的一年級生,他由第一天開始已經不理會我任何說話和指示。有一天,他一來到就趴在桌上,不肯溫書做功課,我問他:『係咪唔想嚟補習?定係唔開心呀?有咩可以同我講喎。』即使我多番引導勸解,佢把口仍然撬極唔開。在他靜坐個半小時後,在只有我和他二人的課室內,我說:『我唔放工喇。可能你未想講住,呀sir唔介意陪你,等到你開聲為止。』然後逕自向木無表情的他解釋,每人都有責任在身,例如學生要做功課、老師要教導學生,如果不想做也不要緊,重要是要向別人表達和溝通,大家可再商量搵方法解決。

 

也許以往他身邊的家人和師長,都不太會聆聽和理解他的想法,只覺得他曳、很難教,所以開口就是責備,而不是為了對話,所以他慢慢學懂了對著大人不講也不聽,反正是徒勞無功。我只好再叮嚀他:『我唔知其他老師點對你,唔知係咪無人理你,但係你第時有咩嘢都要同我講呀。』突然,他雙眼發光似的,彷彿一切都聽入耳了,終於打開金口:『我知喇。』此後我觀察到他開始嘗試表達自己。有次見他疲態盡現,遂問他是否很累,他告訴我緣由:『琴日嗲哋媽咪鬧交好嘈』,之後又突然說,大他幾年的親哥哥因再犯高買而被帶到警署。守得雲開見月明,我終於打開了他的心扉,原來用心真誠與他們交流,他們會感受得到,而且會回贈你充滿驚喜的反應。

 

這些曳學生,平時可能因搗蛋太多而留下壞印象,成為了老師的眼中釘,班上一有事發生,無論他是否始作俑者,往往都是第一個受罰,或動輒就被叫收聲,再多講都只是藉口。但我卻認為,對著他們,唔係一味靠惡就得,雖則懲罰或怒罵可能收一時之效,但他卻不是真正變乖,而只是在你面前扮乖,代價是拒絕再在你面前表達自己的感受。

 

所以,與其他們一來到,我就發練習逼他們限時內完成,倒不如先聽聽他們的說話、傾下偈;與其是單向地發號施令,倒不如建立一種雙向的關係。因為每個小朋友都是活生生的人,都有跟人分享感受的需要;而做大人的,可能首先要學習聆聽和了解,摸索他們行為背後的因由,與他們溝通,之後才慢慢解釋為何要他做呢樣嗰樣,這些要求為何合理。

 

我不否認學業表現很重要,要谷成績也非難事。但假如你問我這個呀sir最自豪的地方是什麼,我會答你並不在於幫到學生考高分,而是聽到他們對著新來的同學仔說:『你有咩就同呀sir講啦,唔洗驚架!』、看到他們展現真我。」

 

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y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