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A i'm
276 views

【POPAi'm – 回到原點的徬徨】 #81 Dada

Aug 04, 2017

Dada(仔,6歲)

 

「我三十多歲才發現自己有喜,是個不折不扣的高齡產婦。高齡懷孕畢竟機會率低、風險高,這個BB絕對是心肝命椗,所以我特別緊張,在懷孕時期就開始張羅關於孩子的一切,當中最重要的就是請工人,好讓孩子出世後有人能協助我們照顧孩子。

 

旁人可能會認為,初生嬰兒當然是父母自己湊,自己湊不到,至少找四大長老,假手於外人始終不太好。但『有頭髮邊個,邊個想做癩痢』?我的父親已過身、媽媽老邁患癌,關係較好的親戚自己又有頭家,分身乏術。而我和丈夫收入不多,生活雖不至於捉襟見肘,但養育孩子所需的開支,也需要夫婦倆全職工作才能負擔。欠缺家人支援,我和丈夫又有經濟壓力,聘請工人似乎是剩下的唯一選擇,卻沒想過會一波三折。

 

本以為找到個外傭姐姐幫手,心得以安定下來,之後卻因為衝突連連,逼不得已在坐月期間便請她離開。當時我已即將要返工,卻找不到人照顧小朋友,固然是心焦如焚。雖然之後也順利請了兩個外傭,但其中一個被家中攝錄機拍到她用力搖BB,另一個則有精神問題,力有不逮。短短日子,已有三名工人姐姐來了又去。

 

尋尋覓覓,也遇不上合適人選,整個過程漫長而累人,虛耗心神,而且也花了不少金錢。將昂貴的中介費算在內,前後共花了足足五萬元,對身為普通上班族的我們而言,是十分吃力的事。最後,我放棄了請外傭的念頭。

 

我上遍各大論壇、網站、機構,希望尚有一線生機,可以找到本地保姆照顧兒子,但不是收費極高,就是不會上門託兒。處處碰壁,我心已死了一半,此時親戚向我介紹一名保姆姨姨,我早已不敢樂觀,只抱著『試埋佢啦』的心態接受了。

 

由於有過多次不如意的經歷,初期也不能放下心,例如上班時會忍不住查看攝像鏡頭,觀察再觀察,但見她將兒子照顧得妥妥當當,很快我就知道,她就是對的人,也慢慢建立了互信。

 

我和丈夫要長時間上班不在家,變相這名保姆阿姨,不單照顧孩子的起居飲食,長期陪伴在兒子身邊的她,更擔當著主要照顧者的角色,一言一行也對孩子帶來重大影響。而她在這方面,也幾乎是無可挑剔。

 

保姆姨有自己的一套管教方法,『唔喝唔打』,愛心爆棚,甚至有時稱得上是溺愛兒子,但她仍然樂意接受並尊重我作為媽媽的最終決定。例如,有一次仔仔踢到椅子,保姆對他說「張櫈曳呀,整到你」。可是我不同意這種管教方式,擔心孩子自此習慣諉過於人,長大了難以糾正,於是對她說:『唔係喎阿姨,係小朋友自己唔小心,唔可以賴張櫈喎。』阿姨沒有堅持己見,大家每每有商有量,不會一言堂。

 

至今她已照顧了兒子四年,早陣子我在她口中得知計劃明年退休的消息,當堂心慌意亂,因為我知道又將要回到當年徬徨的時候,彷彿出現過的短暫曙光,又要消失了。

 

我很快又要再度尋人,卻無法保證能夠找到合得來的保姆;而即使有幸最終找得到,尋覓的過程相信也不容易。我甚至有想過,由我辭職來湊仔,『但quit咗,咁生活點?』單靠丈夫一份糧難以『擔起頭家』。再者,我自己的前途呢?一旦離職,自己在公司學過的東西也會白費,長期服務金亦會付諸流水。我現時已四十多歲,假如當個全職媽媽三五七年,待兒子長大後才再出社會,也很難有工作機會。

 

『我應該點做?我的心情有人明白嗎?』」


圖片來源:Pixabay

y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