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A i'm
270 views

【POPA i'm – 我與產後抑鬱的一場戰爭】#75 - 小美子

Jun 22, 2017

小美子(大女3歲 細仔2月大)

 

「抑鬱症曾經離我好遠好遠,從未想過它會在我產下第一胎後找上我。

 

2013年12月,我因胎位不正,要在伊利沙伯醫院剖腹生產,過程雖然痛苦,但女兒總算平安出世。驚險卻一浪接一浪。出院當日,我在家暈倒,迷糊間眼前閃過一生的走馬燈片段,幸總算「大步檻過」。本來以為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,但生下女兒後,我的子宮收縮得很厲害,劇痛逼使我放棄餵哺母乳,我覺得自己很失敗、很沒用。加上當時夫妻關係、母女關係和婆媳關係都很緊張,使我透不過氣。

 

就在產後第7個月,我腦中浮現了一個可怕的想法:『去殺了你女兒吧!』

 

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我覺得好陌生,害怕起『自己』上來,心跳得很厲害,而且整個人不停發抖。我知道我出事了,我立刻告訴老公:『你要把我綁起來,我怕我真的把女兒殺了。』老公看著淚流滿面的我,決定帶我去看醫生。

 

『你有產後抑鬱,先食一些鎮定劑,再去看精神科醫生吧。』醫生說。『什麼?!產後抑鬱不是在產後一個月就發生的嗎?女兒都7個月大了,還會有可能發生嗎?』我問。醫生說是有可能的,只是我是屬於比較遲發病的個案而已。

 

後來,精神科醫生診斷我確實患了抑鬱症和焦慮症,需要服用少量的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 (SSRI)和接受心理治療。起初的治療很辛苦,首先你必須慢慢戒斷鎮定劑,因為長期服用鎮定劑會上癮,而血清素要服用兩星期才開始見效。所以在頭兩星期,我一面要承受血清素帶來的副作用,每天都頭痛難當,另一方面又要承受鎮定劑所帶來的戒斷反應,除了心跳加速,精神亦難以集中,就如電影中出現的戒毒情景。直到約莫兩星期後,我的情況才有好轉。

 

除了藥物的幫助,我也要處理一下自己的思緒。那段期間我腦海中不斷出現一些強迫性思想:『你好無用』、『你乜都唔識』、『你唔係一個好媽咪』、『你唔好出街,出街好危險』。這些魔鬼會突如其來的襲擊我,使我無力招架。偶爾和朋友們求救,他們左一句『睇開啲」,右一句『你唔好去諗喇』,甚至一句『我嘅問題都多啦,咪一樣係咁過,開心啲啦』把我打落無底深淵。漸漸地,他們在Whatsapp group裡已愈來愈少回應我的發神經message,也許他們真的覺得我在鬧情緒,也許他們不懂得如何去安慰我,也許他們不認識什麼是抑鬱症……

 

當時我的大腦會發出一些錯誤的信息,令你確信幻想出來的事情真的會發生。例如我總覺得坐車會暈車、會窒息、會死亡,導致我不敢搭車,於是出街這件本應是很平常的事,對我來說則是舉步維艱,而不能『成功』出街又會使我情緒更加低落,結果惡性循環,無限輪迴。

 

不過,我知道我必須自救,我要學習如何去戰勝這些魔鬼。心理學家教我運用『腹式呼吸法』,當負面思想來襲時,先透過呼吸法穩定自己的情緒和心跳,防止自己暈倒,之後才用正面思想去打仗。當然,每場戰爭都有勝有敗,每次戰後我都會全身疲憊,一身冷汗。

 

幸運的是,我遇到一位好醫生,她很用心聆聽和幫助我,使我很快康復。一年多後,我已經不需再服藥,心情也開朗起來。雖然在懷第二胎時,我的焦慮症復發了,但在整個懷孕期內,我堅持不服藥。為了孩子的健康,媽媽成為了鬥士,意志力變得很堅韌,也拚命了。

 

沒錯,產後抑鬱的確可怕,它幾乎摧毀我的世界,也為我帶來巨大痛苦,但只要勇敢面對,主動尋求適切的治療和協助,再加上親友的扶持,病人便有機會康復。我很多謝這個病,讓我上了寶貴的一課,不但令我學會處理自己情緒,也更能理解和撫平身邊的人的感受,以及更認識抑鬱症。亦只有親身走過這一程,我才能安慰更多同路人。」


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y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