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PArticles
238 views

六年

Dec 30, 2016

六年前的廣華醫院內,我的失禁讓助產士臉露難色,她埋怨為何不忍著直至入產房,下半身陣痛時不能抵抗,要接受和配合子宮的節奏,我大力吸進笑氣至短暫暈倒,有人喝令我要保持清醒。一呼一吸,冰冷的刀鋒差點要剪下去的一刻,我倆拚命一搏,妳從產道滑下。她們形容我的遲疑差點令妳不能呼吸。

 

自那天起至頭數年,我的忍尿功能亦有點倒退,或許是生活壓力或許是生理。婆婆公公每天送來熱飯,天氣很冷也堅持為我煮,家人承托了我的無助。走到社署的門外,好朋友喝止我,「妳有學歷也年輕,不必走這段路!」我得到舊同事的介紹,回到了熟悉的中心,跑school talk前後在公司儲起人奶。之後不久,屋租加了一千大元,我站在又一城的火車站對好友哭起來,他給我充飢麵包,仔細告訴我,離隧道的出口不遠了。

 

夜裡,獨自抱著女兒哼唱兒時聽過的安睡曲,我穿上媽媽舊日的鞋子走育兒路,邊學邊做,錯了就修正吧!不必背上太多石頭,天下間根本沒有完美媽媽。轉眼之間來到第六個年頭,妳的步履輕盈,像兔子般蹦跳,不出數秒就跑在我的前頭。

 

「慢慢走啊!」我看著遠去的身影,陽光穿過葉子間,在玻璃上蓋也在地下,有風聲也有我的呼吸聲,深怕自己跟不上妳成長的步速。「媽媽,快點啊!不然別人就趕上妳了。」妳走到半路,見路上車子徐徐開動,腳步停下,注視著另一面的花花世界。

 

我靜靜地掏出手機拍下妳的側面,像宮崎峻筆下的千與千尋,女孩最終成功穿越隧道,尋回屬於自己的名字和成長的勇氣。

Keywords
yes